首頁>認識基金會>最新消息>趨勢

兩岸四地交流,不一樣的語文課

發表日期:2010-02-06 出處:親子天下 第10期

 

20100205_兩岸教學演示_01

兩天的時間,二十場開放教室大門的語文課,讓將近五百名教師收穫滿滿。這是什麼活動?為何連續八年、持續吸引兩岸四地教師參與?

作者:李佩芬 攝影:楊煥世、何忠誠
摘自:親子天下 第10期


二○○九年歲末,當多數人都還沉浸在聖誕節後的歡樂與悠閒時,來自台灣、中國大陸、香港與澳門共約五百名教師,讓綠意盎然的台中東海大學校園,充滿了濃濃的語文詩意。

這裡,是「兩岸四地小學語文教學觀摩研討會」會場,小學語文教育學會,則是推動這項交流的關鍵性組織。

這個目前由兩岸四地輪流舉辦,延續八年的大型研討會,已成為國內小學語文教育界中,相當重要的跨縣市、跨地區交流場域。會後還將兩天教學演示製成為光碟,透過數位科技重現精采課堂,讓有心精進教學專業的教師,有機會反芻、思索資深示範教師的課堂實況。

觀課交流,更助專業成長

在寧靜的週六,校園共開放了六間課室、計十六堂內容各異、隨學童年級而深淺不一的語文教學課。四地教師所選擇的授課內容非常多元,涵蓋精讀與略讀、白話與古文、劇本與童話等不同文本素材。從俄國作家托爾斯泰的作品〈窮人〉、童話故事〈怪獸古肥玀〉、文言文〈蜀僧〉,到以孫悟空為主角的三幕式劇本〈願望〉等,都讓第一天的語文教學,顯得豐富而多元。

然而,靜態的教學素材,有賴活絡的師生互動,才能凸顯出課堂的熱度。

這群參與的孩子,都來自東海大學附屬小學,他們都在當日才與「陌生的老師」首次碰面;參與示範教學的老師,則都是四地的教職工作者,準備在來自兩岸四地其他老師面前,用開放、真實的一堂課,分享自己的教學流程與方法。

教室內主角除了「師」與「生」外,四周與走廊還佇立了不少「觀課者」,他們的交流與討論,更是這場盛宴的要角。

因為,在每堂四十分鐘的教學演示後,還有半小時的課後研討時間,由示範教師說明原本規劃的教學設計理念,以及方才實際課堂進行時的取捨與心得,之後開放觀課教師提問。在交流過程中,很容易能感受到兩岸四地教師不同的提問與回應風格。

由於中國大陸的評課與觀課文化早就行之有年,「整體來說,大陸教師最勇於表達意見,也較能從容應付五花八門的詰問,」多位教師均不約而同提及類似感受。

像聆聽完中國浙江省城北小學副校長茹茉莉的課後,來自廣東省中山市教育局教研員梁雪菊,就切中要害的闡述,點出她所認為的課堂優劣點。

如針對「小猴子下山」這個耳熟能詳的故事,她認同教學者不以傳統道德觀批判小猴子的行為,也肯定課堂內特別強調「摘、扛、捧、抱、追」等動詞,以及「又~~又~~」等詞語的用法;然而,她也很遺憾因時間上的安排,沒看到「書寫教學」的過程。

台港教學較以學生為主體

20100205_兩岸教學演示_02

訪問多位觀課者,也有不少人提出同樣看法,「大陸老師教學互動技巧很好,香港與台灣的教學方式較類似,會給學生較多發言機」。如大陸一位校長在聆聽了台北靜心小學教師黃心怡的示範教學後,就提問「為什麼沒有在課程中帶入更多做人道理?」,因而觸發觀課者討論「作者本位vs.讀者本位」的問題。

台灣小語會理事,也是台北靜心小學校長簡毓玲則發現,台灣教師過去很缺乏類似交流與刺激,驟然面對五花八門的提問時,往往太急著承認不足,而不善於說明自己初始的設計理念與目標,也較少條展現出條分縷析、應對自如的從容。

「我們都只是呈現五到六堂課中的其中一堂,」簡毓玲說,沒有人要求老師要在四十分鐘內講完一篇課文。只要老師能掌握這篇課文中每堂課的教學目標,面對台下「為什麼課程內看不到~~」的詰問時,就可從宏觀角度加以解釋,說明某一流程在整組教學計畫中的定位、預計將於哪些時機點傳授,或是決定將某些流程割捨或納入的背後因素。

同課異教,「引讀賞趣」特色各異

然而,若論及這場研討會更具挑戰性的重頭戲,則非第二天的「同課異教」莫屬。

所謂「同課異教」,是指「同樣一篇課文,由不同老師教授」的教學演示。港澳中台四地各派出一名教師,在可容納數百人的禮堂講台上,面對著都是當天才第一次碰面的陌生學童,以相同的文本,各自展示足以代表自己所屬地區的教學方法與特色。

今年的「同課異教」,在兩首台灣詩人羅青的「枯樹之歌」、「鋸」詩作中展開。四地示範教師在四十分鐘內,根據預設教學目標與當天現場反應進行授課。這個從三年前才開始的教學演示,讓觀課者可以更清楚的看出每個老師教學風格的差異,以及因教學互動而各自擦出哪些不同的火花。中國教育學會小學語文教育研究會會長崔巒,就以大陸的「引」、澳門的「讀」、台灣的「賞」以及香港的「趣」,生動歸納各地教師的教學特色。

來自上海市的高級教師孫嶸,深入淺出的課堂引導技巧與肢體語言,就獲得四地評課者不少讚賞。

香港保良局蔡繼有學校總校長,也是香港小學語文學會會長的劉筱玲,就對於孫嶸能在不熟悉學生的情況下,以「同學推薦同學朗讀」的引導方式頗為稱道,也對她在課堂上的言語鼓勵,「這位小詩人是誰?十年後我希望能讀到你的詩集」印象深刻,「可能因為你的一句話,而影響了一位孩子的一生,」劉筱玲稱讚。

打開心胸,才有可能改變

詩作最重朗讀,而這次在澳門教師譚新遠的課堂上,尤其獲得重視,「譚老師從讀正確開始,到讀出節奏與情味,」崔巒也稱讚香港教師陳津聖以「猜測與懸疑」貫穿課堂的教學方式,充分引發出學生興趣。

來自台東市馬蘭國小教師鐘敏華,這次則運用「比較閱讀」的方法,試著從「不同視角」的概念出發,帶領孩子找到兩首詩作的異同並進行賞析,並讓孩子透過「演詩」來體會詩的意境。

20100205_兩岸教學演示_03

討論,是激盪出更多火花的觸媒。一如最早促成四地交流的劉筱玲所期待,觀課與交流的目的不在於比高下,而在於省思有哪些可以實踐於自己的課堂中,以及「認同什麼,反對什麼,接受了什麼,放下了什麼」。

檢視當今台灣教學現場,「總是有太多的教案,太少的課堂,」教育部語文中央團成員,也是去年獲台北市教育局推薦的閱讀典範教師李玉貴曾如此感嘆。本身也是台灣小語會成員的她,早在數年前就前往大陸參與教學演示,歷經評課與觀課洗禮,讓她深深感受到:與其讓資深老師「說他們怎麼教」,不如直接讓他們「示範如何教」,如此反而更能啟發第一線教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