閱讀新趨勢

柯華葳教授長期研究閱讀能力與識字歷程,也是促進國際閱讀素養研究(PIRLS)台灣計畫主持人,提出閱讀教育新挑戰:面對數位時代,必須積極培養學生在網路大海的自學力,大人必須從信念開始改變,才能帶領學生成為有獨立思考的人。 柯華葳教授。(張適攝) 本文整理自天下雜誌教育基金會「2018國際閱讀教育論壇」演講。 台灣在2004年加入國際「促進國際閱讀素養研究」(Progress in International Reading Literacy Study, PIRLS),參與2006、2011、2016年的評量計畫,這個計畫研究各國國小4年級學童的閱讀能力。
找對的老師,幫孩子面對未來?是特色高中頭痛的課題。美國加州High Tech High特色高中,讓業界專家來當老師,建立學生和各行各業的連結。歷經15年,跟地方教育局規定磨合,High Tech High自己發教師認證,培養自己需要的「特色教師」。 (High Tech High 提供) 全世界都在找提升學習成效的教育方案,教師的專業知能是改革手段之一,特色高中有機會幫傳統師院背景、或完全沒師院教育的老師,用專業認證讓他們可以翻轉教室。 然而,地方法規、認證系統卻是最難突破的障礙。 美國加州聖地亞哥的High Tech High特色高中找到破口。創辦人羅森史塔克(Larry Rosenstark)創辦初期就發現,推動教育改革最大的難題是找對老師。他認為,高中老師必須是工程博士或藝術家這樣的業界專家,才能建立學生與社會的連結。
自1995年以來,由國際教育評估協會(IEA)所主持的「國際數學與科學成就趨勢調查」(TIMSS)、2000年由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(OECD)主導的「國際學生評量方案」(PISA),以及2001年「促進國際閱讀素養研究」(PIRLS)開啟國際學術競賽後,世界各國莫不將學生在這些國際競賽中的表現視為國力的展現。 日本1995年在TIMSS傑出的表現,引發西方一股「向東方取經」的浪潮。芬蘭自2000年起在PISA評比一連四屆穩占鼇頭,吸引五十多國教育家前往考察。歷年來台灣學生在TIMSS及PISA數理科表現不錯,而在PIRLS及PISA的閱讀表現不及數學和科學,國際評比結果,推動台灣閱讀政策改革。 今年12月,PIRLS&TIMSS 2011成績同時公布,這一次台灣學生在閱讀、數學與科學成就站在國際什麼位置?
拿到一本書,你可以先這樣看 一本還沒展開的書籍,其實封面、封底、折口便已透露許多訊息,幫助我們認識它。這些訊息足以讓讀者決定接下來怎麼讀這本書,甚至決定要不要讀這本書或這篇文章。 封面:書名(書的名字是什麼?)、作者(這一位作者的作品我讀過沒有?我不認識這一位作者,可以去哪裡找他的資料?) 封底:如何介紹書的內容?如何介紹作者?(是宣傳還是事實?怎麼判斷?) 書皮、腰帶:如何介紹書的內容?如何介紹作者?(是宣傳還是事實?怎麼判斷?) 目錄:可不可以連成全書摘要?與書名一致嗎? 全書瀏覽:這是一本有圖有表的書嗎?難詞多不多?章節之間是否必須有聯繫?可以當休閒讀物嗎? 全書瀏覽,理解效率高 拿到一篇文章或一本書,不要從第一個字,一頭栽入就開始讀。進入閱讀前一定要概覽,目的在確認要以什麼方法閱讀所要讀的文章或書籍。

頁面